龙芯爱好者的日常!
返回

自主开放兼容的Loongarch生态将弥补工信部10年前的遗憾

IT领域2022年开年盛典——龙芯中科首届LoongArch生态创新大会召开,标志着中国自主指令集生态筑巢引凤、构建共筑自主生态体系的号角正式吹响。


在本次大会上,龙芯表示,龙芯中科正在积极推动在上游开源社区建立LoongArch分支,并取得了积极进展。在国际开源社区建立与X86、ARM等并列的LoongArch分支是龙芯软件生态的根基。在得到上游开源社区支持后,LoongArch生态将随社区自动演进,极大丰富支持LoongArch的软件版本,大幅减少软件迁移适配工作。
龙芯中科董事长胡伟武表示,一个优秀的生态有三个主要特点。一是开放,越开放合作伙伴越多。二是兼容,把合作伙伴的工作形成合力。三是优化,通过系统优化而不仅仅是CPU升级来提高性能。龙芯中科将秉承上述开放、兼容、优化的理念与合作伙伴一起共建自主生态。

一个无数中国IT人曾怀有的梦想正在变成现实。


这一梦想,本来能提前多年实现,工信部早在10年前就有的国家指令集计划,无奈当时没有达成共识。
当年是谁在反对和阻挠呢?

2011-2012年是飞腾从sparc转arm的时候,现在看来从sparc转arm是短视的。转向arm可能让飞腾暂时占据老三家国产cpu(MIPS,SW64,SPARC)的性能、生态高点,较好的arm基础生态能让飞腾少做很多自主生态建设的事,但这根本没有改变受制于人的本质,10年后的今天的IT现状无情的证实了这一点,arm v9的发布清楚的表明arm生态依旧受制于人,谁才是arm生态的老大也让人们更加清醒明白。而国内众多企业费劲费力补全桌面服务器的arm生态,将来会不会被性能更高的国外arm cpu收割?答案是肯定的。飞腾不能永远活在保护市场里,保护市场不会也不应该永远存在。不管飞腾背后的后台有多硬,飞腾又如何能在设计制造工艺基础软件等方面均不如人的情况下在公开市场与人竞争而不会被市场抛弃?如果海思不是华为的,没有受到制裁,试问飞腾现在的生存状况又会如何。


从sparc转arm是错误的。飞腾接受到的国家资助不会比申威少,更是会比龙芯要多得多,如果不转,现在至少不比申威差。如果飞腾有一只二进制翻译的团队,那也应该不会比龙芯的LAT做的差。世易时移,变法宜矣,真诚奉劝飞腾应该有所准备,有自主指令备胎,而不是死死紧抱arm大腿,整天宣传什么“产业生态开放联合”来迷惑产业界。当年的决策在可以自由买到Intel芯片、arm授权和IP做超算的时候也最多仅仅是部分正确的,这个决策在不能自由买到Intel芯片、arm的授权和IP、没有指令自主发展权的时候就根本是错的,今天的现状证明了这一点。当年的错误决策不能也不应该由整个飞腾团队买单,更不应该由中国自主信息技术产业体系买单。


总是听到有人说,即使以后飞腾拿不到v9授权,飞腾也可以自己沿着v8继续独立发展下去。好啊,先不说arm是否允许飞腾自己扩展v8指令集,现在特别强调要融入主流的飞腾在以后没有v9授权不能融入主线的时候又该如何辩解、看好自己的未来的发展?飞腾到时候自己需要做许多arm要做的、龙芯现在正在做的内核编译器优化等基础软硬件生态的维护和创新的事,飞腾是准备自己独自维护自己不断没落的小众v8生态?到那时候就问一句:“早知今日,又何不当初?”的话,飞腾又如何回答?

在信息技术产业上依附arm和x86绝不是长久之计。
中国现在作为一个准超级大国,不久以后的超级大国,一个超级大国没有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产业体系是不可接受和不能容忍的。在中国的it生产线上的年轻工人绝不能继续成为外国生态体系分工图里的受尽剥削的人肉电池!中国梦里不应该有这幅景象。我无论如何不能容忍和接受我们的后辈们继续做这样的人肉电池!

总之,一个开放和充分兼容x86、arm体系的国家指令集非常有必要,符合核心科技自立自强的国策。如果这样一个国家指令集10年前由于部分主张造不如买小集团的阻扰而成为遗憾,10年后的今天又因为部分造不如买既得利益者的阻扰而难以启动,那就让我们拥抱与我们期望的国家指令集最相符最接近的自主开放又兼容的LoongArch吧。


一个自主开放兼容的LoongArch生态一定能弥补工信部10年前的遗憾。

回复

原来这里也可以发帖,试试一个被百度删除的贴子

回复
回复 楼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