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像处理技术!
返回

谁都别想动我的Windows独苗

2023-02-12 4069 2

第一章:只有能装Windows的才是电脑

  桌上有两台电脑,一台是Windows,另一台也是Windows。台式机很旧,笔记本很新,台式机很慢,笔记本也很慢。寒假归来,很旧的台式机仍然很旧,很新的笔记本已被张扬的尘灰封印。笔记本是用的国产CPU,上学期临近期末时学校统一配发的,当时提供了几个型号供选择,我选了能装Windows系统的国产x86电脑。

  轻轻摁下台式机的电源键,再拿抹布把笔记本扫一扫,扬起的灰尘扭曲着、变幻着,它们在肆意地笑。我盯着它们,把抹布重重砸在桌子上,却只是激起了更多的尘埃,它们扭得更加荒诞,笑得更加张狂。台式机的风扇嗡嗡着安抚我的躁动,登录之后,屏幕上陆陆续续出现了五个弹窗,看到熟悉的它们,我才得了安宁——其中一个显示了“本次开机耗时1分46秒”。

谁都别想动我的Windows独苗

  “魏老师来得真早,这还没正式开学呢,刚才路上遇到几个还在吃早饭的,寒假也没几天……哟……我也去打扫打扫。”

  这是老张的声音,我“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便抓起鼠标去关屏幕上的那些弹窗。不能让老张看到,特别是开机时间的弹窗,关的时候一定要漫不经心,不能显出异样。我眼角瞥见老张一脸笑意,他说话时是右手提着电脑包,说完了就把包交到了左手。他是看到了吧?接着他就会说:“呦,1分46秒,你那笔记本开机比这快,怎么不用啊?”笑容里暗藏的锋芒是:“就光一个系统,开机当然快,跑实际软件比老爷机慢一半还不止的垃圾玩意儿。”

  我等着老张开口,我早想好了怎么答对:“期末忙,开学也忙,寒假又忘了带,没来得及装软件,有空装了软件就能用上。还是Windows好啊,什么软件都好找,你那电脑好像装不了Windows吧?”

  怎么没听到老张说话?我的回答都想好了,他怎么能不说话?我抬头张望,见老张把电脑包放在他的桌子旁,就去找抹布了,没有理我?刚才他那笑容我看得清清楚楚,他心里定然是这般想的,不然他方才为何要故意把电脑包换只手?明白了,老张这是在无声地嘲讽,这个心机深沉的老贼!

  寒假前夕,学校说要给所有老师配发笔记本电脑,后来才知道这些电脑都是国产CPU和国产操作系统。没想到知道是国产电脑后,有的老师居然更加开心,比如上微机课的小赵,还有坐在我对面的老张。来展示样机的厂商也鸡贼,每个型号两台,分别安装的统信UOS和银河麒麟系统,不见Windows的影踪。有老师问能不能换成Windows,厂商多奸,那回答是滴水不漏:“因为这是信创产品,所以都是预装的国产系统,不只有大量原生的和开源的软件,还能运行经过适配的Windows软件……”大家看到系统的应用商店里确实有好多Windows软件,也就放下了心。

  还好我多留了个心眼,找小赵打听了,才知道除了可以忽略的Windows On ARM,就只有x86架构的电脑能装Windows。他还说不推荐国产x86 CPU的笔记本,因为给这家国产x86提供技术的美国团队只有三流水平,CPU性能远远比不上自主“龙架构”的产品。我问他怎么能把AMD归为三流,小赵解释说:“AMD支持的国产CPU是另外一家,被AMD禁止用于个人电脑,CPU只能用于服务器产品,做笔记本的这家确实只有三流水平。”小赵说的话我必须有选择地相信,因为纯国产不可能比得上进口血统,不能装Windows的都是玩具电脑!

  绝大多数同仁都被坑得不轻,没打听清楚能不能装Windows,就跑了几个常用软件看哪台快就选哪台,包括坐我对面的老张。愚蠢啊,他们不知道软件是可以针对CPU优化的,那几个软件肯定特殊优化了,要是所有软件都快,那肯定是所有软件都特殊优化了。“龙架构”的CPU,指令集是自主设计,那么CPU里面数亿晶体管的电路也只能自己设计,玩不了套壳换皮的把戏,就不可能靠谱。性能高必定都是作弊来的,统统都是假象!

谁都别想动我的Windows独苗

  电脑刚发下来的那两天,有自己动手换装Windows的,有找学生来办公室帮忙的,也有去找小赵再一脸郁闷回来的。嘿嘿,傻了吧!安装Windows这种小事儿啊,我就不用麻烦别人,从DOS的年代一路走来,装个系统手到擒来。

  他们都嫉妒我,见我没掉进坑里自然是不舒服的。果然,两三天之后,无论我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他们仨仨俩俩假装聊天,说国产电脑比原来的老爷机快得多,UOS系统也挺好用——为了哄骗我而编造谎言煞费苦心,就是演技不行,都被我一眼识破。呵呵,我就不理他们,让他们白费心机。

  只可惜我这笔记本的使用体验和凌动CPU的平板电脑一个样,这样的性能很不合理。定然是那个“龙架构”买通了微软和其它所有软件公司,对我这糟心的笔记本故意劣化,用无耻的手段打压对手。害得我虽用Windows也如锦衣夜行,不好拿出来打脸,罢了,就让他们在什么“龙架构”和国产系统营造的高性能幻象中沉沦到宇宙熄灭吧!

第二章:老张用国产系统活该被坑

  老张已经擦完了桌椅,比我慢了一点。只见他从包里抽出笔记本放在桌子上,用力朝笔记本顶盖上吹了一口气才慢慢翻开。原来……老张的笔记本上也是有灰的,那他还笑我的笔记本吃灰?寒假这么长时间,春节那么多聚会,我仿佛看到他在各种场合编排我,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都跟着他笑得唾沫横飞,老贼!

  “魏老师……怎么了?”老张见我盯着他,一边抬起手左右扭头看看,一边迟疑地问道。我想了想,刚才应该没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吧……应该没有,忙堆出笑容问出酝酿多时的问题:“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用国产系统,命令行很难学吧?”

谁都别想动我的Windows独苗

  “命令行……”老张迟疑了,哈哈,我就知道,问到了他的痛处。寒假这一个月,我可做了不少功课,知道了国产系统都是用的开源的Linux来二次开发,知道了不是纯粹的国产,我反倒有了一丝亲近。Linux啊,我二十年前上学时用过,知道有多难用,十年前我见别人用过,比二十年前的模样也没多少长进,老张这电脑盲怕是玩不转。

  “命令行……你说的是‘终端窗口’吧?我就试过一次,后来就没用过了,这到底是干啥用的?”

  “老张!”我惊怒不已,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装出一幅好奇宝宝的模样也不嫌恶心!装,让你装,不行,不能让老贼带了节奏,我尽量平复心情,也用好奇的语气平缓地说道:“对,‘终端窗口’就是命令行,你用Linux怎么能不用命令行呢?那你怎么下载源码编译软件?怎么挂载U盘复制文件?怎么修改系统设置?”

  老张略微思索:“编译……不用。我要用的软件在应用商店里都有,就像手机上一样,点一下就装好了。U盘插上就能用,挂载是什么?不懂!复制文件就用右键菜单,要不就Ctrl C、Ctrl V,和Windows下一样。真没用过命令行,你是说像DOS命令行那样的东西吗?终端窗口真只试过一次!还有系统设置……也没什么要改的,只是投影时改改分辨率换换墙纸什么的,右键菜单里就能改,Windows里能用命令行改吗?”

  这……我还真不知道Windows中能不能用命令行改分辨率和墙纸,别看老张满脸迷茫,心里指不定有多敞亮。我说命令行难学,他说用不着命令行,四两拨千斤,然后又反将一着,老奸巨猾不好对付啊。这个问题不能纠缠,我指指老张桌上的打印扫描一体机:“那玩意儿,你笔记本能用吗?上学期期末你好像没给学生打印假期试卷。”

  老张脸上竟显出一丝羞赧,我这下问对了。不对,老张怎么又得意了?只听老张说:“我这一体机能用,就是隔壁王老师选的不是UOS系统,他那打印机不能用,找我帮他打东西,我就带上电脑过去顺便把试卷给打了,费了他一个墨盒,嘿嘿!就顺便打了一下,哈哈!”

谁都别想动我的Windows独苗

  这……果然是阴狠的老贼!只是我又觉奇怪:“国产系统不都是开源的Linux套皮吗?怎么还有区别?”

  “区别大了,手机上的Android也是用的Linux系统核心,你前一个手机是苹果吧?那个iOS系统是基于Unix,照你这么说它们也是套皮的。在各种Linux发行版中,UOS自己开发的部分算是最多的那一类,虽然大概还没有Google和Apple那么深入,但是好多特色功能其它Linux都没有。”

  我看不惯老张神采飞扬,必须泼盆冷水浇醒他:“国外那么多种Linux发行版,还开发国产系统就是浪费资源,想开发新功能也可以给那些发行版提交代码,自己重新弄一套还不都是为了骗钱。”

  “这你就狭隘了,Linux的核心完全开源,是属于广大群众的,但Linux发行版就算也开源,那也是商业公司运作的。先不说你提交的代码人家要不要,就算你依赖人家系统的功能开发了无数软件,人家也随时都能把你依赖的功能去掉。比如Windows上的IE浏览器和Flash,以前那是真正的主流,国内有好多办公系统是依赖IE和Flash的,花了那么多人力财力不断完善稳定,难道微软说IE不要了、Flash不要了,我们的办公系统就也不要了?花费的人力财力不就打了水漂?全国那么多在线办公的系统,都重新开发不但要数不清的人力财力,要想调试稳定需要的时间也不少,造成了损失难道还能找微软要赔偿?国外的Linux发行版也一样会整这些妖蛾子,除非你永远不升级系统。我们自己做操作系统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已经完善的软件就只需要正常维护,不用打翻重来,省下的人力财力可以做其它更有价值的事情,哪怕用来修路都能从拉萨连到北京。”

  老张有点愤怒地滔滔不绝:“我们的国产CPU也是一样,有人说现在生产CPU还需要外国设备,自主设计的和换壳套皮的都是一样的不可控,根本没有必要自主设计,我削他丫的。说生产需要进口设备就不用提高CPU设计水平,这种人怕是当学生的时候就没有好好学习,平时不学不练,临考试了就只能抄试卷买答案。我最恨学生抄答案找枪手,还假装是自己的成绩,从小学到大学都能抄,能找到替考,到研究生到博士了还能抄谁?就知道买买买……尽买些淘汰货色,要不是自主CPU水平提高,他们连买淘汰技术都是痴心妄想。说是与国际接轨,融入成熟体系,站在巨人肩膀上,就算能买成教授也还是个中学水平,经不起考验!人家不卖了、不让你接轨了、不让你融入了、把你从肩膀上掸下去,摔下来就完蛋。只有自己长成巨人……”


  不能让老张再说了,我轻声说道:“老张消消气,消消气……说远了……”自主CPU才是毒瘤,会伤害来自国际社会的友谊,融入世界是必须的,但不能等别人来融入我们,我们要坚定地主动融入别人,像国产ARM就算被美国制裁,也要表现出始终如一的决心——这话我没敢说出口,老张正在气头上。

  不过老张怎么知道这些?电脑盲一直在扮猪吃虎?老张似乎读懂了我的眼神,补充道:“这不是用上了国产电脑吗?上学期有学生问我,我就查了些资料,看看国产系统和国产CPU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开学了我就给他们讲讲。其实啊,也不一定要讲,好多学生那不是一般的懂电脑。”

  加强知识储备都是为了针对我,还借口是为了应付学生,我不能掉以轻心,须小心应对。我继续问:“你看你也不怎么懂电脑,这国产系统要是出了问题,你没法解决吧?”前面的坑都被老张的大脚踩成了平地,这次怎么也要摔他个马失前蹄!

  “解决个啥?”老张伸手绕屋划了个半圆,有点激动地说:“以前我的电脑、你的电脑、还有他们的电脑,Windows经常出些怪毛病,哪次不是你捣鼓半天,又找小赵来捣鼓半天,结果最后都是重装系统保平安,哪次是修好的?”这……还真是这样,老贼咋就这么滑溜呢。

  老张又笑了,羞赧中带着得意,这么什么古怪表情?我还在思索怎么反击,就听见老张接着说:“要说重装系统,我也会了,挺简单的,寒假里我就重装了一次UOS,自个儿装的。”我有些狐疑地等着老张解释。

  “寒假里有个学生问问题,我就在微信上跟他多聊了几句。他说知道一条清理系统垃圾的命令让我试试,我想Windows上不是有好多清理垃圾的软件嘛,UOS没找到垃圾清理,看来是用命令清理垃圾,也不就输入几个字母嘛,试试就试试。然后这兔崽子就告诉我怎么打开‘开发者模式’,怎么登录root帐号,还说不管看到什么警告信息都不要管,只要输入命令等着运行结束就成……”

  “哈哈……哈……你又被坑了……”我突然就笑了。

  老张也笑着:“我知道这兔崽子想坑我,可就是好奇是个什么坑,然后系统就没了。”

  我立即找到了华点,意味深长地说:“系统没了啊,这国产系统看来不安全嘛,什么都让运行……”

  “不是,这还真不怪系统,前面好多个步骤,也有警告信息,是我自己鬼迷心窍,非要一步一步往坑里踏。原来我不也被学生骗着把Windows给干没了好多次嘛,还次次花样不同,哈哈……”我也跟着笑,但心里愈发警惕,这老贼表现得越是豁达,就越是大奸若善之人。

  “再后来,兔崽子把我拉黑了,等正式开学了看我怎么收拾他!”老张的狐狸尾巴没有藏住,这么一点小事也要报复学生,的确是睚眦小人。是请家长还是扫厕所?或者把课本抄十遍?我一边猜测老张会选择的手段,一边继续聆听老张吹牛。

  “……系统起不来,本来挺急的,但那兔崽子还算有点良心,给我留下了开机时的启动菜单,选‘还原系统’就好了。对了,Windows里有没有还原?”老张又假装是好奇宝宝。

  我该怎么答呢?Windows 早就自带了系统还原的功能,就是藏得挺好,不仔细就找不到。我要是说有,那以前每次给他装系统都让他食堂请客这事儿怎么算?还不只老张,好多同仁都请我吃过饭。老张那清澈的目光后面是个大陷阱,老贼真阴贼也!

  Windows就是这么低调,把好功能都藏起来,不像国产系统有点啥就献宝一样张扬,恨不得把功能按钮贴到脑门上。

  Windows 98时大家都喜欢点桌面上的“我的电脑”来打开文件夹,Windows XP就默默隐藏了“我的电脑”图标;

  Windows XP自带了多种输入法,无论拼音、五笔还是郑码,都能各取所需,Vista就删了个精光,只留下了“微软拼音”输入法;

  Vista的“毛玻璃”窗口特效很多用户喜欢,在Windows 7中就默认关闭掉,不能给用户过于华丽的界面;

  Windows 7的开始菜单改进得不错,Windows 8就把开始菜单取消,图标和窗口也更加贴近原始风格;

  Windows经典的控制面板功能太强大,Windows 10就重做了一套简装版的设置界面,用户必须多点击几次才能打开全功能版本;

  Windows的右键菜单太方便,Windows 11就把右键菜单折叠,折叠,折叠起来,进一步查漏补缺,降低系统的易用性。

  Windows就是这么内敛,优雅,自信……

第三章:我虽然不用,但你不能没有

  我支吾着:“唔……不清楚Windows有没有自带还原,不过有第三方工具。另外,你那是还原系统,不是安装系统,安装Linux没有Windows这么容易。”

  老张急了:“哪能呢,还原和安装我还是分得清的。还原的时候就我在想,要是哪个兔崽子再狠点,给我把启动菜单也给整没了,这不就得重装了嘛。为了以防万一,我就照着网上的教程,按流程走了一遍,这不就学会装系统了嘛。嘿嘿,还真挺简单,一学就会。你那笔记本换成了Windows,要不我再给你装回UOS?”

  老张一脸得意,不似作伪,他都会装系统了,我以后还怎么给大家提供帮助呢?老张就是嫉妒我用Windows,想给我换回UOS,为了给我装系统,还排除万难自已学。这点小伎俩骗不了我,我立刻回答:“不用,不用,装系统简单,就是装软件麻烦,要到处找安装程序,一不小心就捆绑一堆弹窗广告,我有空自己来就行。”

  “不麻烦不麻烦,我看了我们要用的软件在应用商店里都有,不用到处找,和手机一样点一下就能装,但没有广告,也没有弹窗。你看我这电脑,都重装系统了,只要登录了帐号,以前安装的软件就在应用商店里列了个表,点一下就能全装好……你电脑是x86的,我给重新做个安装U盘啊……”眼看老张都开始在电脑包里找U盘,跃跃欲试的急切模样,我连忙制止:“打住……打住……我平时要用的软件又多又杂,别急,先了解清楚了再说……”

  老张悻悻地把刚找到的U盘又塞回了电脑包,有些失望地说:“行,你说说都是什么软件,我在应用商店里搜搜看有没有。”

  “是不是应用商店里找不到的软件就没有?”


  “哪能呢,应用商店里只是大多数用户用得上的,不是所有。国内的、国外的、开源的……能在国产系统中用的软件至少有几万款吧,只不过一般人叫得上名的软件最多几十个,你问的软件要是应用商店里没有,那我也不晓得。”老张不负责任地答到。

  哪是不知道啊,肯定是没有,我要用不经意的态度揭穿老张的谎言:“那行,WPS我知道有,选电脑时演示过,QQ、微信、钉钉也都有。那腾讯会议、飞书、Zoom有没有?”

  “都有,这些我有时也用。”

  “百度网盘、天翼云盘、迅雷呢?”

  “也有。”

  “亿图思维导图和流程图?WPS有这功能,就是有点弱,不够专业,有没有?”

  “有,还有开源的DrawIO。”

  “那……光盘刻录、屏幕和摄像头录像、在屏幕上手写标注的工具呢?”

  “有。”

  “金山词霸、有道词典、网易音乐、QQ音乐、QQ影音、PotPlayer……”

  “PotPlayer只有LATX的,别的都有。”

  “LATX?什么意思?”怎么老张这电脑盲说出的来名词我不懂!

  “自主的‘龙架构’和x86不一样,x86架构的Windows和Linux软件就只能在x86的CPU上跑,你知道吧?”

  “知道,Windows On ARM上运行x86的软件是要用二进制翻译技术的,就是听说微软不支持国产的ARM架构电脑。”

  “对,LATX就是龙芯公司为自家CPU做的二进制翻译工具,用来翻译x86指令的,还有在开发的翻译ARM指令的LATA。只要把x86的指令翻译成‘龙架构’的指令,再加上对Windows API的模拟,就能跑Windows软件了。API我不知道是啥意思,指令翻译倒是能理解,就像是把英文单词和短语翻译成中文的词语和短句,大概吧……就是这么回事儿。”

  “真能跑Windows软件?”我开始惊慌了。来展示电脑的厂商说“经过适配的Windows软件也可以在国产系统上运行……”时,我还以为“适配”只是“移植”,那能有几个?没想到居然还有“翻译”,这电脑自动翻译运行Windows软件,那我还选x86笔记本不是吃饱了撑的?一定有弊端,一定有,不可能完美!

  “真能跑,就是好像不是所有Windows软件都能跑,小赵试了几个3D游戏,有的行有的不行。”老张很老实地回答。老张说的是实话,那就好,那就好,我又放心了。

  3D?游戏?我懂了。我继续问:“那3D MAX、Auto CAD应该没有吧?”

  “你会用?”

  “不会!”

  “你想学?”

  “不学!”

  味道不对,老张好像在怼我!老张悠悠地说:“你又不会用,又不想学,问这干嘛?这两个暂时用不了,以后倒不一定。不过有Linux版本的Blender和中望CAD……还有其它的我没记住名字……好像有个叫Maya,嘿,这名儿好记。有些软件应用商店里没有,得自己去官网下载。嘿嘿,你猜我怎么知道这些的?”

  老张又是一幅讨厌的得意表情。还没等我再问,老张就接着说:“我家小子正在学这些,他说我这笔记本跑这些专业软件没他的电脑快,不过笔记本嘛这速度也正常。”

  我有些失神,还有什么?还有什么?对了,数学软件。我又有精神了:“3D设计那些软件咱们都不用,那就算了。我看隔壁的数学课本上可教了用Mathematica解方程,你知道Mathematica吧?”

  “太知道了,Mathematica和Matlab嘛,都有Linux版本,这笔记本跑Linux的x86软件就不用模拟那个啥Windows API了,运行又快又稳,我试过的。”老张还是那么得意。

  “你会用?”我也得怼一下老张。

  “不会,我家小子会,他帮我试的,就等于我试过了。”老张白了我一眼,却看得我眼前发黑!还有什么?还有什么?该死的二进制翻译,还有什么是不能运行的?

  老张刚说了有些游戏不能跑,可咱这是学校,部分游戏不能玩怎么都不像是缺点——该有的底线还是要有的,该死的底线,我高洁的人品不允许我无耻地拿游戏说事儿!

  我试探着问:“那……炒股呢?”

  “炒股的有,我见过张老师在用。我当时还寻思生物老师看心电图也算专业对口,谁知他突然发疯似的吼了句‘涨停板了’,我才晓得他在看股票。”

  “杀毒软件呢?”

  “小赵说国产系统上的杀毒软件比病毒都多,他想建个病毒保护区,专门收集濒临灭绝的电脑病毒。”

  “哈哈,小赵也会开玩笑,还没见他开过玩笑……”

  “也许不是开玩笑呢?”老张说完沉默了良久。

  我有点慌:“那国产系统上,编程的软件有没有?”

  老张又白了我一眼。老张自从用上国产电脑,似乎表情比以往丰富多了。老张见我没反应,便指着笔记本说:“你觉得这里面的系统和那么多软件是哪来的?”我瞬间觉得耳根发烧,老张一定是下了降头把我降智了。

  我肯定是忽略了什么,那么多软件……那么多软件……能运行……能运行得快吗?他们上学期就在吹嘘比以前配的老爷机快,我是一点儿都不信的。我那x86的笔记本都那么慢——是被操作系统和软件故意劣化了才那么慢,他这什么“龙”架构的电脑,不可能更快,他们都在自欺欺人,都是为了骗我。

  算了,性能的事儿不提了,免得他们恼羞成怒。众怒难犯,为了学校的安定团结,我个人受点折辱不算什么,我一直都是这么顾全大局,就依了他们罢……

第四章:学校要违背传统

  “魏老师,在想啥呢?还是让我给你把系统装了吧,反正早换晚换,早晚都得换……过两天微机教室都要全换国产电脑了,也没啥非用Windows不可的地儿……大家之前的台式机也要陆续交回去,你的Windows就成独苗儿啦……”老张说着话就又去摸U盘。

  “啥时候的事儿?谁说的?”太突然了,我心里拔凉拔凉的。难怪老张这么积极地要给我换系统,是嫌我这Windows独苗碍眼了,果然不安好心。

  “这是小赵说的。学校通知我们上午到校,下午开会,就是要说这个事儿。只要过了会,厂商明天就入场装机,最多两三天就全调试完,都不耽误开学上课。”老张已经把U盘优雅地插到了笔记本上。

谁都别想动我的Windows独苗


  连学生都要用国产系统,那我怎么办?还有机会,我要想几个理由,劝他们打消念头。这绝对不是因为我的个人喜好,而是因为这是关系到全校数千学生的、违背了传统的大事,绝对不能草率,虽千万人吾往矣!

  软件不是理由,除了游戏之外,初中生的微机课要用的软件不可能比全校老师的要求更多样。性能不是理由,我这x86笔记本都不比微机教室的破烂差,何况……作了弊的自主架构CPU。

  性价比……国产CPU销量不到进口的零头,均摊的研发成本高、生产成本也低不了,性价比肯定不如进口CPU,这是一个好理由。

  “老张,电脑多少钱一台有消息吗?就是微机教室要买的那种。”

  “具体价格不知道,小赵说电脑本身不值钱,比性能相当的普通品牌机贵点也不多,就是软件的价钱占了一半。”老张嘴里说着话,手上也没停,鼠标点来点去。

  “什么软件这么贵?”

  “嘿嘿,Windows贵不贵? Office贵不贵?还有其它杂七杂八的软件,从几十块到几千块一套的都不少,一台学生电脑的软件加起来得上万了。这些咱们以前都用的盗版,现在不行了,再用盗版有可能会吃官司。小赵说咱们学校的微机教室里,也就电脑教室软件和机房管理软件是用的国产正版,价格还算合适。”

  老张歇了歇又接着说:“现在换新电脑,软件都得用正版。总不能舍得花成千上万买进口软件,到国产软件了,就按盗版光盘的价钱给人家算吧?再说Linux上还有很多开源的免费软件,换国产电脑其实是省钱了。”

  我反驳到:“Windows上免费软件也很多。”

  老张撇撇嘴:“Windows上但凡有点用处的免费软件,哪个不弹一堆的广告?”这……无法反驳。

  老张一幅贼眉鼠眼样子:“所以啊……魏老师,我们的电脑里面预装的软件起码值千把块,你自己装了Windows就相当于扔了一千多块钱。”

  我心痛,压下心中的酸涩不接这茬,马上又找了一个好理由:“那孩子们用惯了国产系统,以后不会用Windows系统了怎么办?”

  老张惊愕的望着我:“你上一个手机是苹果,现在用的是安卓,换手机后上了几个培训班?学了几个月啊?”

  “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我轻轻的拍了一下桌子表示自己很不满,拍重了怕手痛。

  “哈哈……看把你气的,这国产系统啊,拿到电脑的当天我就会用了。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琢磨过,为什么我当天就能用,两三天就和用Windows一样熟练呢?”

  老张右手抓起鼠标举着,“你看这鼠标,也没分Windows和UOS,都是一样的点击、拖放。”左手抚过键盘接着说:“键盘也是一样,打字也是一样。”又放下鼠标,身子后仰伸了个懒腰。“啊……从来……没……用过电脑的人,拿鼠标就像抓馒头,看到键盘就眼花,那是得从头学,学啥系统都一样。可咱们用惯了的,什么系统……不都是一样的用?就像从苹果到安卓,也就系统和软件的界面有点区别,没道理换一个手机就不会点屏幕了嘛。”

  老张说的有点道理,但他在避重就轻,我要戳穿他:“你说的都是基本操作,但是不同的系统,各种设置、各种软件也都有区别,哪能两三天就全弄明白?”

  “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你看我以前不懂网络,不管用哪个版本的Windows,我都不知道怎么配置IP,你把设置界面给我打开了,也还得你念一个数我才能填一个数。那些系统设置,缺了相关的知识,不会就是不会,和界面根本没有关系。后来你给我讲了IP地址等很多网络常识,现在不只Windows和UOS,我连家里的路由器都能自己改设置了。不懂的换啥都不懂,懂了的看啥都一样。所以学电脑啊,不是学哪个按钮在哪个界面的哪个位置,而是学跟界面功能相关的背后的知识。用Word的时候知道改字体字号、知道字间距行间距、知道插入表格和图片,换成WPS不也一样是用这些功能?无非是软件界面有点区别,有的功能要找一找,一回生二回熟,没多大个事儿。微软的几代Word界面也不一样,咱们从Word97用到现在,也没见谁说换个版本就都不会了。”

谁都别想动我的Windows独苗

  老张的道理……有漏洞,我必须驳倒他,不然如何能在下午的会议上舌战群儒!略加思索我便说道:“简单的软件学习成本不高,换一个也没什么。不过越专业的软件越复杂,就很考验对软件本身的熟悉程度了,比如PhotoShop很多效果是要用很多的功能按顺序组合,要是学生熟悉的是GIMP,步入社会到公司却要用PhotoShop,那再学习的时间成本就高了。”这个问题肯定能难到老张,我刚刚居然会有些认同老张的歪理,这是耻辱。

  老张满不在乎,张口就来:“首先PhotoShop可以用LATX运行,其次你说画画好看的,设计漂亮的,到底是美术修养高呢,还是软件用得好呢?小赵对PhotoShop熟得很,可你看他给学校做的网站,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后来还是教美术的李老师画了图让小赵照着做,现在才叫赏心悦目。我儿子学3D建模制图什么的,他说羡慕那些数学和物理学得好的,做的东西和他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他做的那不叫作品,只是流水线上的低水平重复,和打螺丝是相同的性质。电脑啊,软件啊,都是工具,就算是最复杂的那类软件,只要有同类软件的使用经验,换一款软件顶多花上十天半个月就会了。最考验水平的,还是得看在学校的十几二十年有没有把教的东西学好。还是那句话‘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

  我还没想到怎么反驳,老张又说了:“咱们的学生要进入社会,起码还要五到十年,那群小屁孩有好多打字都还在一指禅,你这是瞎操心。”

第五章:我的Windows谁都别想动

  老张说的是整体,那我就要挑出个体来应对:“也有出类拔萃的,比如教导你干掉自己系统的那几个,他们已经在学编程了,国产系统上应该用不了MSVC吧?”

  “微软的VC啊?等等,这个得问小赵,等我给他发个微信!”老张说完就在电脑上噼噼啪啪敲了半天,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问的,看他的指法好像还是用的五笔输入,这个电脑盲。

  小赵很快回了消息,是一连串的语音,老张点了一下鼠标,电脑里就传来小赵的声音:“考试和竞赛只用标准C和C++,不用VC对C++的扩展,一般指定的编程工具也不是VC,最重要的还是数据结构和算法,和具体的编程软件没有关系。”

  小赵接着说:“再说VC现在在实际开发中也很少用了,现在大多只用来维护VC开发的老程序。不只是C和C++,无论是编程教学和竞赛,或者是实际开发,用C#、Java、Python等等语言的也很多,每种语言都有多种各具特色的开发工具,除了竞赛时有专门指定,其余时候喜欢哪种就用哪种。现在流行跨平台的开发工具,比如用Qt开发C++的软件,只写一遍代码就可以分别编译到Windows、Linux、Android等多种平台运行,甚至编译成Web浏览器运行的版本,而不像以前那样多种平台必须分别开发,软件公司出于成本的考虑也会逐渐淘汰与Windows绑定的MSVC。像WPS就是因为使用了Qt来开发,才能比较容易地推出多个平台的版本。”

谁都别想动我的Windows独苗

  小赵的声音没断:“学生入门级的编程教学,无论用哪个系统哪种工具都可以,但是要深入学习的话,Linux更加合适。无论是学习哪个方向的软件开发,Linux下都能找到成套的源代码,学生可以看到在实际的软件中,他们学习的数据结构和算法是怎么用的,用到哪些功能上,这都是现成的经验,可以减少大量的自己摸索的时间。而且商业软件公司不可能招中学生,特别是初中生去实习,但参与开源项目就没有问题,哪怕只是看看代码提点问题也能积累很多经验。开发Windows软件就很难有这样的实践机会,因为Windows没有开源文化,绝大多数软件都不公开源码,要是接触不到复杂的软件代码,水平就很难提升。”

  小赵的话很多:“我在学校学操作系统原理的时候,课本上全都是Linux的代码,因为Windows不开源,学生没法学,老师没法讲。有几个特别优秀的孩子,我打算给他们粗讲一下操作系统的原理,找几段代码让他们改一改,再教他们编译改了代码的系统内核,增强他们的参与感。不多说了,我还在翻Linux内核代码,看哪些是他们能看懂也能修改的。”

  我和老张面面相觑,老张先说话:“小赵玩得挺大啊……不过现在换国产系统是大势所趋,将来孩子们说不定一点儿时间都不用浪费,一步入社会……应该是还没有步入社会就能为祖国建设发光发热!哈哈……”

  “怎么就大势所趋了?国产系统还能干过Windows成为主流不成?”我刚才被老张和小赵说懵了,但思维还是那么敏锐,一下子又抓住了重点。

  老张微皱眉头,一边思考一边分析:“成为主流有点难,不过现在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都在换国产电脑和国产系统,你说和他们打交道的私企、个体户,是不是也迟早得换?现在咱们学校也在换国产,浙江金华那边的中小学校都换完了,陆陆续续的全国的学校可能都会跟进,到时候各种计算机考试、竞赛多半也会把国产系统和软件作为主流,那学生家里就算电脑不换,系统是不是也会换成国产?至少,将来机关、国企应该是很难找到Winodws了,在社会层面上,国内可能和Windows一半一半。”

  “不可能一半,现在家庭里用电脑的不可能不玩游戏,国产系统上玩游戏哪比得过Windows?”老张太过理想化,现实会教育他。

  老张神叨叨的:“我国直接的电脑用户至少几个亿,不说一半,就算有十分之一的用国产系统,还怕游戏公司不主动?Windows上的游戏太多了,只要抢先在国产系统上做游戏,就没有几个竞争者,还不赚得盆满钵满的?不只游戏,其它软件也是一样,国产系统的用户数量增长一点,看好国产系统的软件公司就多一点,当用户数量达到某个临界点的时候,不管国内的还是国外的软件公司,都会像过山鲫一样争先恐后,先到先赚,谁都不是傻子。”

  “你这是猜测!”

  “不是猜测,是政策。在政策影响下,机关、国企、学校就是国产系统的中流抵柱,受到我们的辐射渗透,往后国产系统的用户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五年,十年,国产系统普及化是必然。”

  我不会屈服,顶多在下午的会议上我不发言就是了。我不是被老张说服了,只是暂时还没有找到更好的理由。老张正在把U盘从笔记本上拔下来,我手撑着脑袋说:“把你的U盘收起来,别想给我换系统,我只用Windows。”

  “你不要千多块钱的预装软件了?UOS只要激活过,重装后一联网就能自动激活,预装软件就都能找回来,等于赚了千多块钱……”

  老张肯定知道我拿到笔记本就立马装了Windows,压根儿没进过UOS系统!他在用刀戳我心窝子,可恶!

  一个字从喉头弹到舌面,又在鼻腔里回荡悠长的余韵:“滚……”


网友点评
  • 匿名用户:很明显的反讽风格文章
    回复
  • 匿名用户:有点不太明白这篇文章你想表达什么
    回复
顶部